bt365体育投注

今天:2019年02月18日 星期一 农历己亥年(猪) 正月十四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政策法规 >> 详细内容
新条例红线 | 以为进“圈子” 其实进索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2月10日] 点击数:141次

 

 

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委巡察组对市教育局和10所市属院校开展了专项巡察。巡察中发现,柳州市交通学校党总支原副书记、原校长冯明源存在内部管理混乱的情况。

 

经调查,冯明源与该校原副校长韦家壮、后勤服务科科员彭豪在学校里称兄道弟,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长期把持学校的基建和设备采购项目,在学校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同时,冯明源还存在收受礼金、在工作时间参与打牌赌博活动、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等严重问题。

 

2018年7月,冯明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称兄道弟 埋下祸根

 

冯明源,1963年9月出生,1985年大学毕业后先后担任过大学教师、企业领导,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于2007年7月开始担任柳州市交通学校党总支副书记、校长。

 

就任后,冯明源也曾励精图治,为学校作出很大贡献。在他的带领下,学校跨入国家级重点职校的行列。然而,在学校里逐渐站稳脚跟的冯明源却志得意满,逐渐自我膨胀,开始在学校中培植自己的势力。

 

从冯明源到柳州市交通学校任校长时起,担任学校汽车教学科科长的韦家壮便主动向新任校长靠近、示好,陪冯明源打羽毛球、踢足球,还经常自己掏钱请冯明源一起聚餐喝酒。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日益密切。

 

后勤服务科的科员彭豪,因为勤快、嘴巴甜、会来事,深得冯明源喜爱。2008年,冯明源的司机因年龄问题无法继续工作,冯明源便提出让彭豪来帮他开车。彭豪欣然答应,鞍前马后地为冯明源服务,包括一些家务事也一并帮其处理得妥妥帖帖。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冯明源与韦家壮、彭豪三人间的关系迅速升温,开始称兄道弟。无论在校内还是校外,韦家壮和彭豪都以“老大”“大哥”或者“老板”来称呼冯明源,冯明源也非常享受当“大哥”的感觉,在各种饭局应酬、私人聚会的场合中,都有他们三人共同进出的身影。

 

那时的冯明源或许没有意识到,这种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行为,为自己今后的严重违纪违法埋下了祸根。

 

结党营私 肆意妄为

 

为了维系“小圈子”内的关系,韦家壮、彭豪在每年的春节和中秋节期间都会送给冯明源价值不菲的名烟名酒名茶,而冯明源也会让他们把用于个人餐饮或娱乐的费用通过各种虚报冒领的形式到学校财务部门报账。

 

作为一把手的“小弟”,韦家壮、彭豪在工作上自然也获得了诸多“实惠”。2010年6月,韦家壮被提拔为副校长,分管教学、财务、培训、教务等几项核心工作;彭豪继续在后勤服务科担任科员,从2008年开始,主要负责学校的物资采购、基建工程管理以及学校设备采购的招标工作。

 

权力在手,三人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他们绕过分管学校后勤工作的领导,牢牢把控着学校招标采购这块“大肥肉”。冯明源将其社会上的朋友李某介绍给韦家壮和彭豪认识,并指定韦、彭二人将学校的基建和设备采购项目交由李某的招投标公司来承接。

 

有了冯明源的授意,在韦、彭二人的“通力协作”之下,2013年至2018年,柳州市交通学校的绝大部分招投标采购项目都由李某的招投标公司来运作,让李某赚得钵满盆满。

 

对于冯明源的鼎力支持,李某感恩戴德,多次向冯明源明示要对他“有所表示”。

 

2014年开始,冯明源迷上了打麻将。打“素”的不过瘾,每次都是打“带彩”的,一次牌局下来输赢往往都会过万元。在调查中,冯明源表示,“手气不好的时候,我就会主动打电话给李某,让他送钱过来”。2014年到2018年4月,李某先后六次在冯明源打麻将输钱之后前来为他送钱,俨然成为了冯明源的“提款机”。

 

2018年春节前,李某找到冯明源,说还有60万元感谢费要送给他。冯明源当即表示同意,并提出先把钱放在李某那里,需要时再提出来。然而,这一“提款”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冯明源就被柳州市纪委监委留置了。

 

败坏风气 终遭严惩

 

冯明源担任市交通学校校长的时间长达11年。在这11年间,冯明源一步步把学校当成了自家私产,对学校事务该管理的不管理,该要求的不要求,反倒在学校里拉帮结派、结成利益集团。依靠所培植的个人势力,冯明源得以“架空”部分学校班子领导,任意妄为;冯明源“小圈子”里的其他成员也仗着与其关系密切,谋求职务晋升,不服从其他领导管理。

 

风气的败坏自上而下逐渐蔓延,从学校管理层到二层机构,从处级干部到普通科员,有多人牵涉其中。“小圈子”内的成员们不把心思放在教育管理上,而是为了个人和“小圈子”的利益,相互勾结,结交相关方面的老板,在学校基建及设备项目招标、学生校服采购、广告片摄制、购买学生保险等环节收受回扣和好处费。

 

据部分教师反映,在冯明源担任校长期间,校内政治生态恶化,一些部门管理混乱,教职工队伍人心涣散,人才流失严重。

 

“冯明源热衷于当老大、做大哥、培植个人势力,完全没有把纪律和规矩放在眼里,这是造成他违反纪律,成为‘五毒俱全’校长的主要原因。”柳州市纪委监委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何进朝介绍。

 

冯明源在他的忏悔书中写道:“刚开始大家叫我大哥、老板时我还有所顾忌,但是听得多了,就觉得很受用,听不到他们这样叫我反而觉得不习惯。我把这些庸俗的江湖文化、码头文化带进了学校,把学校变成了自家山头,严重破坏了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给党组织和学校抹了黑。”

 

然而,悔之晚矣,等待冯明源等人的将是党纪国法的严惩。2018年7月,冯明源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9月,韦家壮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降低岗位等级,彭豪被留党察看两年、降低岗位等级。(胡泉)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四十九条 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导致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政治生态恶化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点评:坚决铲除“团团伙伙”毒瘤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交通学校党总支原副书记、原校长冯明源违纪违法案件中,冯明源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造成整个学校乌烟瘴气、人心涣散,在当地产生恶劣影响。

 

透视该案例,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单位主要领导拉帮结派,将一些班子成员、中层干部、一般干部拉入自己的阵营,形成以上下级为链条的“共荣圈”,圈子里的人互相称兄道弟、结党营私,其背后是“团团伙伙”的影子在作祟,破坏的是政治纪律、挑战的是政治规矩,败坏的是党和干部的形象,可以说是危害党的肌体健康的一颗毒瘤,必须予以坚决铲除。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九条,对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及其适用的处分种类和幅度作出了规定。“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等非组织活动”实质上针对的是背离组织,为了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相互勾结,搞亲亲疏疏,破坏党的团结和统一的行为。本条规定的行为,一般没有严密的组织性和明确的反党目的,主要是为了小集团在政治上的私利,相互提携、互通款曲。

 

党章规定,党员要“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规定,“严禁在党内拉私人关系、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但现实生活中,总有一些党员干部热衷于搞“团团伙伙”,归根结底离不开“私利”。有的人信奉“朝里有人好做官”“进了圈子才算进了班子”,或是谋求圈子庇护的安全感,或是寻求团体谋利的“超能力”,或是为满足私欲创造便利,以至于互相利用、互相拉拢,狼狈为奸,团伙腐败。

 

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违反政治纪律的相关处分规定进行了充实调整,这无疑为破解“团团伙伙”现象提供了纪律尺度。纪检监察机关要坚守职责、担当尽责,把日常监督实实在在做起来、做到位,将触角延伸到党员领导干部的交际圈和八小时之外,对存在问题抓早抓小,动辄则咎,有效防止“小圈子”形成。同时,要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对于在党内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坚决铲除,决不姑息。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搞“团团伙伙”的人没市场,才能让党风正气充盈、清朗昂扬。(钟山 作者系柳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