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365体育投注

今天:2019年01月17日 星期四 农历戊戌年(狗) 腊月十二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案例实录 >> 详细内容
谁来监督纪委监委?行动给出了答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4日] 点击数:119次

刀刃向内,绝不护短。

上周三,辽宁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副主任杨锡怀被宣布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上周四又来了吉林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委原副主任邱大明被“双开”的消息,几个小时后,广东省清远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邓梁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接踵而至。

放眼全年,各地纪检监察系统清理的“害群之马”不算少,比如原海南省纪委监察厅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陈东柏,安徽省纪委驻省水利厅纪检组原组长方卫星,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重庆市纪委驻市环保局纪检组组长陶志刚等等。

以雷霆手段“打虎拍蝇”的纪委监委,查起自己家里的违纪违法者,也不含糊。

“你们是查人家的,谁查你们呢?这个问题也要探索解决。5年前,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给纪检监察机关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防止“灯下黑”,成为这几年纪检监察机关加强自身建设的一个重要任务。

十八大以来,纪检监察机关在严格执纪的同时,也在做守纪律的标杆,对“自己人”要求更严、标准更高。比如带头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精神,清理会员卡,首先就在纪检系统内部率先开展;凡是纪检监察干部违反八项规定精神的,一律曝光。中央纪委机关和省区市纪委专门设立了监督“自己人”的机构——干部监督室,一旦发现执纪违纪、执法违法者,绝不护短遮丑,以坚决的态度“清理门户”。

以前,极少数心术不正的纪检监察干部抱有幻想,以为进了纪委就是进了保险箱。

“中纪委这地方,谁查中纪委啊?”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一边这么想,一边大搞利益输送、权钱交易,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结果,魏健在办公室被自己的同事带走调查,成为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

“没想到进了纪委系统还是被查了。”安徽省蚌埠市纪委原副书记、监委原副主任赵明伟靠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的帮助“混”进了纪检监察系统,在任上满打满算一年零八个月时,省纪委突然宣布对他留置,赵明伟彻底崩溃。

结局如此“反转”,一点也不意外,纪检监察机关不会给任何人“上保险”。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深入、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全面深化,纪委监委的监督范围扩大了、权限丰富了,社会关注度更高,对自身建设的要求也就更高了。怎么加强对纪检监察权力的约束和监督,需要好好下一番功夫。

得承认,纪检监察干部手中掌握着执纪执法权,也时刻面临着权力滥用,甚至出轨的风险。比如,替涉案人打探消息、跑风漏气,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曾经把举报信泄露给被举报人,换来了一个超乎其想象的大工程。还有瞒案抹案,办人情案关系案,打听、干预、插手案件査处,违规使用审查调查措施,以非法方式收集证据,擅自截留、动用和处置涉案款物,打着纪检监察机关旗号办私事,口大气粗、以势压人……

为了堵住风险点,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到地方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制定多项措施,健全内控机制,比如建立打听案情、过问案件、说情干预登记备案制度以及回避制度、离岗离职从业限制制度等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密集祭出了一系列制度规范——《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措施使用规定(试行)》《中管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审理流程及文书规范(试行)》《关于做好新形势下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工作的若干意见(试行)》《国家监察委员会特约监察员工作办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检查调查类材料归档办法(试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留置场所同步录音录像系统建设技术规范》……

党中央更是亲自给纪检监察机关定制度、立规矩——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真真是放眼望去,履职的各个环节都布满了不可触碰的“红线”,权力想“任性”,难度越来越高。

自我监督网越织越密,对于外部监督,则敞开大门欢迎。本周一,国家监委优选特聘的50名特约监察员正式“签约”上岗。他们来自社会各界,任务是对纪检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履行职责和道德、作风情况进行监督,做好纪检监察机关和老百姓之间的桥梁纽带。

靠自我监督,靠党内监督,靠社会监督……谁来监督纪委监委,答案越来越清晰;建设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的纪检监察铁军的步伐,更加铿锵有力。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